您好,欢迎访问民生频道网!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访谈 >

戏墨玩泥——奇才

时间:2022-09-13 10:37|来源:珠海特区报|编辑:龙志球| 网友评论
       76岁的吴人豪是个奇人。他从一个乡下漆匠,自学成为书画家,被陈白一先生誉为“奇才”;50岁又自学雕塑,潘鹤先生曾主动请他为自己塑像。
       吴老的“奇”,头一个是他传奇的经历。

(吴人豪之子吴恒子正在创作《向海而兴》大型雕塑主人公“珠海渔夫”)
       据他回忆,父母先后生了14个小孩,大多夭折,仅有5个长大成人,因此他很有感慨地说:“新中国成立前,像我这样生下来又活下来的,本身就算一个奇迹。”
       吴老在小镇长大,受父亲影响,喜欢画画。他读完初中后就被下放到附近一个叫长冲的偏僻的生产队务农。吴老说,他犁田耙田都不会,只会放牛,还有写字、画画。如果干农活,他一天挣的工分根本养活不了自己。怎么办?当时生产队太穷,没钱买化肥。他便提出,自己不干农活,专做漆匠搞副业,保证一天交三毛钱给生产队。那时普通社员一天才交一毛钱呢。
       就这样,20多岁的他,自己用马尾毛做刷子,每天一根扁担挑着油漆锅和小箱子,为那些即将出嫁的新娘子的陪嫁家具刷漆,在漆好的五斗柜、橱柜、坐具的门面上画画。他画“年年有余”,两条鲤鱼在莲花池里活灵活现;他画“喜上眉梢”,两只喜鹊在梅花从里喳喳歌唱......
       他很快画出了名气,工分自然不愁了,却也经历不少险事。有一次,他给别人漆家具,晚上睡在退堂屋里,黑灯瞎火,连门也没有,眼前就是一片坟丘,大半夜突然一个庞然大物跑过来,吓得他瑟瑟发抖,等他摸到手电筒一照,原来是一头牛跑进来了,虚惊一场……40多年后回忆起来,吴老还心有余悸。
       后来,吴老结束了漆匠生涯,在邵阳县竹艺厂雕刻工艺品,不久还做了厂长,他刻的竹盒参加广交会,多次获得中国工艺美术品百花奖。后来,他又去县文化局下属的广告公司干装潢,成为当地最早的一批“万元户”。
       吴老和珠海的不解之缘也是一段传奇。
       1990年,吴老在珠海工作的二哥打算介绍他去澳门工作,最终澳门没去成,他却留在珠海开起了广告公司。他的美术代表作《狂客怪侠》《古今冷兵器大观》都是在浪漫珠海创作的。
       吴老在珠海的工作室,“藏”在吉大水湾路的一个半山腰,依山伴海,几百米外就是情侣路,由于门前还有一些房屋树木遮挡,因此并未直面大海,闹中取静,低调大气。
       有一次,吴老和我说起他与雕塑家潘鹤先生的故事。2013年,吴老和广州美术学院雕塑家曹崇恩教授约定互相给对方塑像。我看到一张当时的照片,八十高龄的曹教授光着膀子站在那当模特,左手还拿着一瓶矿泉水,旁边就是正在专心雕塑的吴老。不久,同为广州美术学院的雕塑家潘鹤先生看到吴老这个作品后,赞不绝口,邀请吴老为他塑像。2014年,吴老凭着潘鹤先生的一组照片,创作了雕塑《人民之子--潘鹤》,标志性的鸭舌帽、和蔼的笑容,配上凌乱而随意的胡须及头发,把这位当代雕塑大家塑造得形神兼备、栩栩如生。潘鹤先生看到成品后,非常满意,举着大拇指用粤语说道:“好似呀!我好钟意!"
       如今,潘鹤先生虽已驾鹤西去,但吴老和他以及和珠海的情缘仍在延续。2022年,在潘鹤先生创作的“珠海渔女”落成40周年之际,海滨公园迎来了一个新的城市雕塑《向海而兴》,雕塑的主体是一位高大魁梧、雄壮有力的“渔夫”,与不远处的“渔女”非常登对。而给“渔女”找“对象”的人,正是吴老父子。
       吴老的“奇”,也体现在他看似“古怪”的言行。
       据我观察,吴老第一“怪”,是他烟不离手,却滴酒不沾。在我们老家,匠人是很受尊重的,出门门做事都有好酒好菜招待。吴老年轻时做漆匠,后来又搞艺术,烟瘾很大。有时他作画,入了迷,突然烟瘾上头,拿起画笔就往嘴里使劲“吸”,闹出错把笔杆当烟杆的“笑话”。为什么滴酒不沾呢?他给我讲了个故事。他在长冲时,有个叫铁牛的朋友大老远来看他。这人特别爱喝酒,一喝就醉。当晚果然又喝醉了,半夜口渴去找水喝,结果把头伸进潲水桶里大喝一通。吴老说,他几次看到有人醉倒路边不省人事,钱包什么的都被人偷走了。因此他固执地说酒就是毒药,碰不得。有朋友反问他,难道烟就不是毒药吗?他急得支支吾吾了。我们都劝吴老以后少吸点。
       吴老的第二“怪”,是他常常说些“怪话”。有一次晚上10点多,我去看他。他正光着膀子在书案前写一部古今名人穿越的奇幻小说,恰巧写到潘金莲骂街,于是把老家乡下那些骂人的古怪话一箩筐全写上。我俩用方言一口气把那段长长的话“骂”完之后,顿觉酣畅淋漓,特别痛快。湖南日报社文体频道副总监杨丹曾撰文称吴老为“怪才”“奇才”鬼才”。吴老却自嘲说:“我不是怪才,说怪也怪,明明住三楼,有时却爬到六楼去了;我不是奇才,我是骑马的'骑’,儿时骑门槛,少年骑生背,老年骑凳背;我也不是鬼才,更不想做鬼,我的作品没完成,还要再活30年!"有一次,我帮他清理手机,想当然地准备删除收藏栏里那些“表情图片”“非常好”之类的“废话”。谁知他马上叫停,说,好多老朋友没联系了,删了就没念想了。他指着手机里的一张老照片,上面是他的外公外婆舅舅姨妈们,“这里头如今还在世的,只剩一个人了"。那是我在这个豁达乐天的老人脸上,第一次看到无尽的哀伤。
       吴老的第三“怪”,是他自己总结的一些“怪论”。他用挑柴来形容节奏的重要性,“你挑着一担柴,平路可以快走点,上坡要慢一点,累了还得歇一歇,如果一直跑,肯定累死”。关于艺术创作的详略取舍,他说,就像写长篇小说,次要的地方一笔带过,而重要情节必须大加笔墨,要写出一根针掉地上也能轰隆隆作响的效果。他在珠海工作室的木门上左右各书两个大字,“戏墨”“玩泥”。戏墨,是说自己以游戏的心态去写书法、画国画;玩泥,是说像小孩子玩泥巴那样做雕塑,因此他说自己“玩泥巴玩出了点名堂”。事实上,他对创作是十分认真的。我亲眼见他为自己的工作室题名,用的是隶书,能看出多年临摹《曹全碑》的深厚功力,但又有自己的风格,尤其“人”字的一捺像极了迅疾踢出的长腿,把原本中规中矩的隶书写得气势十足。但他仍不满意,又用红笔细心地描边。正是这种战略上游戏放松、战术上精益求精的心态,让他在艺术世界天马行空,创作出来的作品少了学院派的程式或理论的束缚,多了野蛮生长的独特魅力,常有神来之笔。正是:劳筋苦志十数载,戏墨玩泥一奇才。

免责声明:民生频道网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不构成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更正、删除,谢谢。


右侧广告位B-370PX/90PX


网站首页 - 关于我们 - 版权申明 - 广告服务 - 联系我们

CCTV中学生频道《名校巡礼》栏目合作平台

地址:中央广播电视塔三层310 电话:010-68465836 客服QQ:2184466493
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(京)字第15699号

京ICP备2020045324号-1

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民生频道网 版权所有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